harry_potter_and_the_deathly_hallows_part_i.jpg 

《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第二部分的改編電影即將於2011年7月15日(五)上映,在這之前大家還記得最後幾個分靈體是什麼或在哪裡嗎?


分靈體(Horcrux)是一種靈魂保存裝置,目的是防止死亡。此東西首次在《哈利波特-混血王子的背叛》中出現,是殺死佛地魔王的最重要關鍵之一。

如何製造分靈體?
 
 在製作分靈體之前,要先想想到底要把靈魂放在哪裡。分靈體有一個弱點,就是如果保存分靈體的那個東西被毀壞了,靈魂也會被消滅,不過其實要消滅分靈體其實不是一件簡單事,因為也只有特定東西可以消滅分靈體。不過巫師女巫通常會選擇有意義或者是有價值的物品,因為這樣可以保存較久。
  製作分靈體的第一件事是要產生第二片靈魂。因為不能複製靈魂,所以只能撕裂在自己身體裡的靈魂。撕裂靈魂可能不只一種方法,不過最『普遍』的一種就是謀殺,因此製作分靈體是一個極為邪惡的事。之後要念一道怪異的咒語讓靈魂流出身體,進入物品內。

佛地魔
  佛地魔在學生時代就已經知道分靈體了,還向當時教授魔藥學的赫瑞司‧史拉轟詢問相關事情,這令現在的史拉轟相當愧疚。不過史拉轟告訴他,靈魂因該保持完整無缺,撕裂他是不自然的。不過想也知道他聽不進去,因為他實在是太害怕死亡了。
  從對話得知,「7」是魔法數字,而佛地魔就想要把靈魂分成七份,作成六個分靈體。這令史拉轟下了一大跳,因為製造一個分靈體已經夠糟糕了。不過後來佛地魔也真的作出了七個分靈體,而且還不小心多做了一個。

湯姆‧瑞斗的日記
  湯姆‧瑞斗的日記是一本字寫上去後會吸乾墨水的空白日記,大概是佛地魔第一個分靈體,因為它說是保存「他十六歲時的記憶」。這本日記被做成分靈體的目的是要讓密室再打開,放出蛇妖,讓所有麻瓜出身的巫師殺死。
  這個分靈體是佛地魔在竊取魔法石失敗後不久交給魯休斯‧馬份,不過馬份不知道這本日記得重要性,而當時他又感到害怕,所以決定隨便處理。在《哈利波特—消失的密室》中,魯休斯‧馬份在斜角巷將其偷偷放入金妮‧衛斯理的書堆中。之後金妮把它當成抒發心情的工具,而佛地魔的靈魂也偷偷的利用她,為打開密室做準備,而靈魂本身也越便越強壯。在當時有很多人被石化,雄雞被殺,蜘蛛往校外爬。後來金妮發現嚴重性,於是把日記丟了,不過被哈利波特發現。日記誤導哈利,讓他以為是海格打開密室。當金妮知道哈利得到日記後,又設法把日記偷回。當金妮最後一次打開時,湯姆‧瑞斗從書中冒出來,並帶金妮打開密室。在哈利打敗蛇妖之後,他用蛇的毒牙將其摧毀。
  這本日記也有類似儲思盆的功能,可以讓人看到回憶。

魔佛羅‧剛特的戒指
  魔佛羅‧剛特的戒指是一顆做工很粗的醜陋黑寶石金戒指,刻有皮福雷家族的紋章。
  這個戒指為剛特家所有,哈利從鄧不利多蒐集的記憶中看過兩次。在第二次看到戒指時(記憶中),是戴在魔份‧剛特的手上。有一天湯姆‧瑞鬥到剛特小屋去,找到了魔份‧剛特,將他擊昏後就到小漢果頓殺死他麻瓜的父親和祖父母,之後再回到小屋,改造魔份的記憶,並取走戒指。魔份後來被指控殺害麻瓜並被關進阿茲卡班。(這記憶是鄧不利多從垂死的魔份‧剛特取得,當時他以在阿茲卡班)
  戒指被藏在剛特已毀的的小屋裡面,在哈利波特六年級開學前被鄧不利多用葛來分多的銀劍摧毀。小屋有多種魔法保護,當時因鄧不利多取戒指時不夠小心,以致於他的右手變得焦黑,無法治療。

薩拉札‧史萊哲林的小金匣
  這是一個雞蛋大小的金匣,在代表史萊哲林的S標記上鑲有許多綠寶石。鄧不利多在第六集後期就已經鎖定藏匿它的地點,並帶哈利到藏匿的洞穴去,試圖把它拿出,不過已經一個叫做R.A.B.的人調包,功虧一簣,並使鄧不利多非常虛弱。
  哈利在鄧不利多蒐集的記憶中看到它最後現身的地方,並瞭解其來歷:
  它原本屬於佛地魔的母親魔柔‧剛特的家族,史萊哲林的最後一支僅存血脈的家族成員。在老湯姆‧瑞斗(佛地魔的麻瓜父親)把魔柔‧剛特拋棄後,一無所有的她被逼把它以極低價售給一位名為加拉塔克‧伯克的商人。他後來把小金匣賣給古董收集家花奇葩‧史密,但佛地魔在訪問花奇葩‧史密不久後把她殺死並把殺人事件嫁禍給她的家庭小精靈。佛地魔把金匣偷走並轉換成分靈體,藏匿在他小時候的孤兒院附近的洞穴裡。
  哈利完全不知道要從哪裡著手找小金匣,不過在第七集當他在天狼星家避難時就很巧的發現天狼星的弟弟叫獅子星‧阿爾發‧布萊克(Regulus Arcturus Black),恰好就是R.A.B.,所以當他們在他的房間怎麼找也找不到的時候,哈利把怪角叫來,問清楚獅子星‧布萊克的事情。原來事情是這樣的:
  有一天佛地魔需要一位家庭小精靈,而獅子星‧布萊克就把怪角借給他(當時他還是食死人)。怪角就跟著佛第魔道洞穴,度過黑湖,而佛地魔讓怪角喝下所有魔藥,然後將分靈體放進去,就揚長而去,留下怪角一人在湖中島上。當時怪角很渴,就趴像湖邊,要喝黑水。就當怪角要被死人(殭屍)抓走時,聽到主人召喚,就脫逃了。
  之後獅子星‧布萊克非常擔心,而怪角對佛地魔的印象也非常不好。後來獅子星‧布萊克要求怪角帶他去洞穴,要調包分靈體。在島上他自己喝下所有魔藥,吩咐好要調包、離開並且用一切方法銷毀金匣,之後就被殭屍拖到湖裡面去。
  怪角用盡一切方法都無法將金匣摧毀,這是他唯一感到愧舊的是。而怪角把這東西放在廚房自己睡覺的地方,不過後來被蒙當葛‧弗列契拿走,被怪角親眼看到。後來蒙當葛‧弗列契因為在斜角像作非法交易被桃樂絲‧恩不裡居抓,而蒙當葛就拿金匣跟她換。
  知道原委後哈利連忙計畫闖入魔法部,找到桃樂絲‧恩不裡居偷為金匣。之後他們就一直帶在身上,因為不知道怎麼打開它,也不知到如何消滅。直到哈利拿到葛萊分多劍之後,才讓榮恩用劍把分靈體消滅。(用爬說語說打開就可以打開了。)

海加‧赫夫帕夫的金盃
  海加‧赫夫帕夫的金盃一個有兩個把手與獾紋章的精緻金盃,原為花奇葩‧史密所有,和金匣同時被偷。
  之後直到過了聖誕節,他們三個還是沒有頭緒到底其他分靈體放在哪裡。在聖誕節過後不久,在得知什麼是死神的聖物之後不九,哈利因為說了佛地魔這個名字被抓,並被帶到馬份的房子去。當貝拉‧雷斯壯嚴刑拷打妙麗時,貝拉說出石內卜把葛來分多劍交給貝拉並存入雷斯壯家族在古靈閣的保險庫。哈利就想說說不定金盃或其他寶物會被放在那裡,所以就在逃離後聯合當時也被綁架的前古靈閣職員妖精拉環(哈利在一年級時就見過他)。他們成功闖進
古靈閣(雖然困難重重),在雷斯壯保險庫裡找到金盃並拿走;不過拉環這時背盼他們,他拿走葛來分多劍並逃逸。而哈利三人為了逃離混亂,就騎著龍飛出古靈閣,很安全地離開。
  佛地魔不久後就察覺哈利三人事針對他的分靈體下手,而哈利也感覺到了,而且藉由讀佛地魔的心理意志,他得知最後的分靈體在霍格華茲。所以哈利三人就匆忙趕回學校,要在佛地魔之前搶先銷毀最後的分靈體。而榮恩和妙麗再去尋找最後分靈體時就先到密室(二年級蛇妖的密室)去,要去用蛇妖的牙齒把金盃摧毀。榮恩學哈利說爬說語嘶嘶的聲音打開密室,並且由妙麗摧毀。

羅威娜‧雷文克勞的遺物
  回到霍格華茲後,大家(指鄧不力多的軍隊)看到哈利都很高興,也很想幫助他。哈利起先猶豫了一會,後來決定讓他們幫忙。他問雷文克勞的學生羅威娜‧雷文克勞有沒有什麼有名的遺物,而大家只知道雷文克勞有一隻皇冠,不過已經消失很久了。他和露娜‧羅古德到雷文克勞的交誼廳去看皇冠的樣子,在途中遇到食死人艾朵‧卡羅、艾米克‧卡羅還有麥教授。處理掉食死人後哈利警告麥教授佛地魔即將回城堡,而麥教授也準備好對應知道。之後他們跟大家到大廳去,完全忘記要找分靈體,直到麥教授提醒他(「你不是要找什麼東西嗎?」用很不好的語氣。)。
  哈利問了孚立維教受,不過沒有結果。哈利想說雷文克勞的幽靈因該會知道,所以就去問她。
  雷文克勞的幽靈是灰女士,其實她就是羅威娜‧雷文克勞女兒--海蕾娜‧雷文克勞。他在當時偷走她母親的皇冠,為了是想擁有更多智慧看影響力,並逃至阿爾巴尼亞的森林中,將皇冠藏在一個樹洞中。羅威娜知道後就派海蕾娜的愛人--血腥男爵--去追趕她。男爵在取得皇冠不成後殺了海蕾娜後自殺。灰女士不曾告訴人這個秘密,不過在湯姆‧瑞斗的詢問下透露了這個秘密。
  哈利又讀了一下佛地魔的心智,並思考了良久,就明白皇冠放哪裡了。
  在鄧不利多蒐集的記憶中,佛地魔曾經回學校應徵黑魔法防禦數教授,不過遭鄧不利多拒絕,因為鄧不利多很清楚佛地魔想偷走葛來分多劍。之後(或之前)他叫跑道萬應室去,把皇冠藏起來,因為他以為萬應室只有他知道而已,一定很安全。
  哈利三人到萬應試去東找西找,不幸遇到馬份三人(馬份很清楚怎樣使用萬應室,而且他們會使用隱形咒語。)。六人展開決鬥,後來克拉放出屬於黑魔法的惡火,整個萬應室起火,大家都被困住了。後來哈利三人騎著掃帚並帶著馬份和高爾衝出萬應室。皇冠最後被惡火銷毀了。

哈利波特
  哈利在尖叫屋目睹石內卜的死亡,而石內卜在臨死前交給哈利一瓶記憶。哈利在記一中看到鄧不利多對石內卜說的話:
  『當佛地魔有一段時間變得非常擔心他的蛇時,你就要告訴哈利,在他父母死的那個晚上,當咒語打中哈利但反彈時,佛地魔的靈魂因為太脆弱而斷成兩截,另外一截就附在那個屋子裡的唯一生命--哈利--身上,這使哈利能說爬說語以及能和佛地魔的心智作連結。佛地魔完全沒料到這件事,而且因為這個斷裂的靈魂在哈利身體裡,使佛地魔不能死亡。所以這男孩必須死,而且佛地魔必須親自殺掉他。』知道這件事後哈利就到禁忌森林去,從容赴死。
  佛地魔用『啊哇呾喀呾啦!』咒語要殺死哈利,不過當咒語碰到哈利後哈利進入一種奇怪的狀態,並在王十字車站和鄧不利多對話。哈利從鄧不利多口中得到很多解答,之後哈利就趕快回到自己的意識去了。
  哈利第二次被『啊哇呾喀呾啦!』射中,兩次都沒死。

娜吉妮
  一條巨大的母蛇,佛地魔最喜愛的寵物,是在第四集謀殺魔法部官員柏莎‧喬金斯時製造的。在哈利『復活』之後的混亂中,被奈威‧隆巴頓以葛來分多劍殺死。

最後的靈魂
  到了最後,佛地魔只剩下一個靈魂。他到底會死,還是活?如果是死,怎麼死?請大家自己看。

 

初稿 2007/10/11~2007/11/19
整理合併+重貼 2010/11/15

半個月前買的白色Toyota Camry非常好開,車子寬敞而且做起來舒服,因此最近常沒事就開車出去。

但是,剛剛鑰匙插進去要發動車子的時候,就發現怎麼轉也轉不動,拿了別支鑰匙是也行不通。而且我很確定鑰匙正常,車門後行李箱都打得開。當時我急死了,因為要接送媽,最後因為搞半天太遲了而沒有去……

懊惱的我上網一查發現原來跟方向盤有關,而我進車子時也發現方向盤轉了180度。關鍵就是在那個沒回正的方向盤:

以TOYOTA的設計,當鑰匙拿下來後將方向盤轉動一個角度,鑰匙開關會有一個卡榫將方向盤卡住,會有感覺方向盤「喀」一聲有卡榫鎖住而無法轉動方向盤,這時再轉動鑰匙時就轉不了~

若是如此你要一手將方向盤稍微左右轉動搖晃一下、一手轉鑰匙,當卡榫沒有被方向盤頂住的瞬間就能轉動鑰匙了!

這是預防車子被偷的一個設計,若鑰匙是被撬開的那方向盤鎖就無法解除,那方向盤不能轉的情況下車子也是開不走的。

(原文摘自Yahoo! 奇摩知識+,回答者是丹尼爾。有修改標點。)

試了一下,真的只要左右晃動的同時去轉鑰匙,車子就發動了。謝天謝地,還以為車子永遠發不動了= =

媽自己回來以後我雖然馬上跟她道歉,不過她還是唸什麼「白養了」之類的話……不過造成方向盤轉180度的人是她ㄝ= =

剛剛在「推薦台北市市長候選人蘇貞昌使用的政見」看到一些人期望蘇貞昌能夠解決一些事情,蘇貞昌會不會做不知道,不過看到這些人期望政府的心態……就覺得這些人根本沒有看清楚問題的本質啊!

居住環境方面

「希望能大大的提高網路速度,雖然這應該是總統該做的事…不過台灣人已經忍受龜速昂貴品質差網路太久了,市長就請您拿出魄力,讓我們網路可以更快,品質更高,價格各便宜」

網路速度會慢基本上都是NCC管制造成的,NCC以執照限制業者進入網路市場,一張執照貴死人,中小企業根本無法負擔。所以全台灣的網路業者也就那幾家,沒有競爭價格不會低,品質不會好。只有台北市長蘇貞昌廢掉NCC,上述政見才有可能會實現!

「騎樓淨空還給行人"走"的權益 郝市長任內推行騎樓平整方案 這是不錯的想法 不過 郝市長他只做了一半 地面是平了…可是 商家及機車占用的狀況還是非常嚴重 走起來還是一樣痛苦 原約有3米寬之空間 被機車停放後 只剩2人錯身之寬度 如騎樓空間淨空 還給行人 行人對"走"之意願相對提高許多 對市容與健康都有正面幫助 在建築設計的思考上 騎樓是因應台灣氣候環境 提供行人避雨遮陽之空間!! 在法規上 它是屬於公共空間 是屬於行人的 將騎樓還給行人 讓行人走的順暢無障礙」

騎樓怎麼會室公共空間呢?騎樓只不過是一樓空間縮減而已,仍然是在私人土地上,因此樓主愛怎麼樣就怎麼樣,是樓主的自由。不過竟然有人支持政府管制私人土地,下次如果管到你家最好也不要怨天尤人喔。

教育方面

「台北的媽媽真的好辛苦,趕著塞車上班、趕著下班接小朋友。許多媽媽最近都會討論:你們家有抽中嗎?台北市人口雖占全台總人口數的一成,2009年出生的新生兒僅有1萬9千多名,為全台倒數,顯示北市居民的下一代人口正在快速流失。除了因為小孩帶來的龐大經濟負擔之外,許多媽媽普遍對整體托育環境缺乏信心、工作場所不提供附設育兒機構、可信賴的保母難尋等,諸多不友善的育兒條件讓有志夫妻怯步。建議蘇市長以當阿公的角色,疼惜女兒及孫子的心情,以社區為單位,針對就業父母提供安全的、平價、高品質、容易取得的公共托育服務。」

試問,政府到底有哪一項服務是「安全、平價、高品質、容易取得」的?而且,正是因為政府以執照限制才導致服務不足,現在還要央求政府施捨?好奇怪的心態。

「建議給予在家自己帶小孩的父母補助 (六歲前) — 以鼓勵年輕人生小孩」

請問台北市民有義務拿錢來養你的小孩嗎?

治安方面

「警察,護鈔車保全是否有可能配電擊槍等配備,可以降低人民受傷率,執法過當比率就會比較低,警察比較敢進一步壓制壞人」

電擊槍有比較安全嗎?不久之前才發生溫哥華機場警察電死波蘭移民事件……

「建議落實取締 “違法聘僱外籍勞工從事家庭幫傭". 社會普遍認為申請外勞從事家庭幫傭是種合理的行為,但我們的政府在嚴格的限制外籍勞工幫傭的同時,卻助長了非法外勞及仲介的蓬勃發展。因為政府立法嚴格,但卻在執法時軟弱,使得真正需要低廉外勞的家庭得不到幫助,而經濟狀況富裕的家庭卻能利用漏洞取得廉價勞工。對於違法申請及違法聘雇外籍勞工的雇主,勞工局只能宣導,卻沒有執法的公權魄力。事實上有許多非法的外籍人士在黑暗的角落蠶食鯨吞台灣本地的工作機會。倘若政府只會立法而不會執法,保護勞工只不過淪為紙上談兵罷了。」

這位網友的言論嚴重自相矛盾,因為限制勞力的輸入,才造成非法外勞和仲介蓬勃發展。因為是因果關係,要解決非法外勞問題的話,唯一的辦法就是取消外勞限制!

 

延伸閱讀:電信業者吸血貪婪?明明是蠢廢政府亂管!來自於天空,約定的成邦

由於最近政府嚴重缺錢,政府最近又賦予高級的交通警察一項新的權力。

抓超速 警察可目測開罰

新危險駕駛法剛剛上路,駕駛人應該要注意,警察開超速罰單不一定用測速槍,受過訓練的警察目視就可以開單。

溫哥華民眾霍瓦特(Miljenko Horvat)上週在Point Grey Road開車上路時,遭一名警員攔下指他超速,要給他一張罰單。

霍瓦特很好奇想要知道自己車速到底有多快,要求警員出示證明。警員對他說,為什麼不願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呢?後來霍瓦特才弄清楚這名警員也不肯定他的速度有多快,最後警員說自己接受過目視速度評估的訓練。

霍瓦特說,棒球場上有專業人員能夠目視測試,但警方以眼睛測速倒是第一次聽說。

然而,溫哥華警局證實經目視測速訓練的警員,證詞可以獲得卑詩法院採信。

溫市警方的荷頓(Lindsay Houghton)說:「這些受過專業訓練警員的專家證詞,會受到法庭的採信。」

卑詩公民權協會(BCCLA),表示這基本上僅是猜測估計,賦與警察太多的裁量權。該會主席伊比(David Eby)表示:「還是使用工具的準確性比較高。」

他說:「警員沒帶測速槍出勤,就像木工沒帶鐵鎚一樣,沒有道理。」況且,警員沒帶測速槍的情況下,就會涉及人為失誤和偏見的因素。

來源:世界日報

在路上開車一定要非常小心,遇到警察也應該趕快逃之夭夭,最好不要有任何接觸,否則只要一經過就有可能吃一張罰單!

不管開車的時速是20 km/h,還是40、60、80、100,高等的警察說有超速就有超速,一切依他們目測的眼睛為準!

吾等賤民也不用打行政訴訟了,因為高等警察講出來的話全部都會是實話,連法院也會相信他們的胡說八道!把錢準備好就好了!


延伸閱讀:害怕警察?

最近一直看到洪蘭的新聞,先是嚴厲批判台大醫學生上課吃東西睡覺,後來又感嘆學生「讀書讀太少」,不知為何當醫生。

這位管家婆教授除了沒有檢討自己和老師的意思之外,她也從來沒有分析過為何學生上課會吃東西睡覺,只會嚴厲要求學生遵守紀律。

然而遵守紀律(以禮治國、嚴厲管制)正式古代儒家思想的精髓,看來這位中國學者為了重建昔日教師威權不遺餘力。

 

但是學生為什麼會上課睡覺吃東西?原因除了課程太無聊之外,最大的原因是沒興趣

 

從小學開始我們每個人就都被「請」去學校讀書,說什麼是權力也是義務(到底義務在哪裡就不知道了)。

我不否認被逼去上小學有什麼不好,因為大家學的是最最最基本的東西,也就是聽說讀寫、基本算術、一些科學和社會。

不過國中以後的教材就都已經算是「不需要」而且過難的東西,學生在小學發現自己不拿手的科目之後還是得繼續讀。

每每考試完就忘,那學習那些東西到底要做什麼?

 

我認為,在小學讀完基本教材之後,就可以去讀「專科學校」,努力學習自己喜愛的科目,不必學討厭的東西;當然學生可以自由選修其他科目,培養對其他事物的興趣。

這樣可以不必浪費時間背誦無聊的詩詞、鑽研超難的莎士比亞,或拼老命算數學、物理的題目,可以學習真正自己想學的,也和未來職業有關的技能。

學生則可以縮短修業時間,不用花10年才讀完中學和大學,並且可以提早就業,早日邁向獨立。

專業人才,如醫生、護士、廚師、律師、歌手、畫家、舞蹈家、運動員等等可以從12歲就開始培養,到20歲就可以成為頂尖人才,大放異彩。

對學生的好處就是不必煩惱那些自己不拿手的科目,也不必擔心總成機會被那些科目拉下來。

又因此可以不用去補習班,恢復正常學生的生活型態。(補習班絕對反對這樣的教育。)

在12歲不知道讀什麼的學生可以去讀綜合學校,接觸各種不同的課程之後在決定專業。

 

以上只是不可能實現的天方夜譚,但如果這麼做絕對可以節省教育資源,因為學生花太多資源去學自己討厭的科目。

以往「為考試而學習」的動機將消失,學校的學習絕對會變得輕鬆愉快,學生會利用自己的青春努力學習,不會上課睡覺吃東西,老師也會因此努力教學生。

對整個社會來說都有莫大的效益。

代價將是補習班和書商的沒落,以及特權階級權力受損,但我想整體價值會高過這些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