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自由

在康乃狄克州的小學槍擊案發生之後,馬上又出現支持槍枝管制的言論。美國是全世界平民可以合法擁有槍械的國家,當槍擊案發生時,所有矛頭當然都指向「槍枝沒管制」這個原因。但這充其量只是大家的直覺而已,管制槍枝是否能有效禁絕槍擊案呢,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為什麼不該禁止擁有槍枝

遇到這類事件時,大家第一的反應多半是「又是槍枝造成的事件」、「如果槍枝管制的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等。大家沒想到,或者是不願去想的是:槍枝,和刀及其他物品一樣,都只是物品,都是中立的。一把槍或一把刀並不會自己去造成這些事情,但是往往大家都把責罵聲放在這些物品上,根本就是欲加之罪。

更何況,槍枝本身根本無法完全禁絕。在台灣這種管制槍枝的國家,都可以上演319槍擊案連勝文槍擊案等事件,但是從來沒有人質疑過槍枝管制是否有效。即使這向政策沒有效果,各國政府多半還是實施,想必然有其他的原因。

同時,大家也非常害怕沒有槍枝管制的社會,認為這會非常不安全,自己會隨時受到槍擊。姑且不論有多少人到美國這個沒有槍枝管制的國家旅遊,會有這種妄想實在是莫名其妙。當別人用槍指著你的時候,你同時也可以舉起你的槍反擊阿!因為這個理由,可以擁有槍枝說不定還安全一點。現在的社會反而危險,因為當你現在被槍指著的同時,除非你高人一等,否則根本無法赤手空拳對付有槍的人。

這個世界上,唯一能夠保護自己的人,就是自己。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遇到危險,能夠幫你保命的就只有你手中的武器,以及運用該武器的知識。因此,擁有槍,並學會使用它,可以說是保護自己的第一步。即使這一輩子都沒有碰過危險,但是擁有這些,也是對生命的一種保險。

為什麼槍擊案時常發生

大家可能會疑惑,理論上擁有槍枝有上述的那麼多好處,為什麼美國這個可以和擁有槍枝的國家,時常發生槍擊案?

我前面說過,要保護自己,除了擁有槍之外,還要擁有使用槍的知識。當你擁有槍,卻不會用的時候,這跟沒有武力沒什麼兩樣,還可能導致對手打你的槍搶走,增加被打的機會,無疑是害死自己。

另外,現代社會實在太過和平了。在歐美等已開發國家,多數人民生活安逸,很多人一生中完全不會遇到任何危險。久而久之,所有人都是和平為理所當然,以為不會有任何突發事件發生。當槍擊案發生時,人們變得完全不知所措,即使擁有槍枝也不會使用,或不知道使用時機,這種時候死傷慘重是可預期的。

如何有效防止槍擊事件

要防止槍擊事件,和防止其他事物一樣,要先有所準備。第一步要認清周遭的環境,並移除不安全的事物,我想每間學校、公司、家裡、私人環境都有落實到這點,但是要絕對確實做到。但是不用像相良宗介一樣,懷疑鞋櫃裡有怪東西而把鞋櫃爆破。

相良宗介1
相良宗介2
(圖片來自於驚爆危機動畫)

第二步就是打預防針,即要擁有警覺心相良宗介是非常完美的例子,不只是軍人,普通人在日常生活中也應該保持警覺。在事情發生前察覺並阻止,絕對是最棒的解決方式。至於要如何擁有警覺心呢?我無法提供經驗(畢竟我也沒什麼警覺心),但是多觀察絕對是必要的,而且要能察覺周圍人事物的細微變化。

第三步是演習,有如地震、火災演習一樣,同為隨機事件,時常演習能夠快速反應,不會到時候慌張失措。

再來就是個人的防衛訓練,每人都應該學會基本防身技能,例如使用刀槍,或學空手道等,並且時常練習。同時也應常常模擬突發狀況,當碰到各種狀況時,可以立即反應。

結語

槍擊案的發生總是令人難過,尤其是當被害者是兒童的時候。但是,管制槍枝絕對無法解決任何問題,畢竟黑道、幫派就是有辦法得到槍枝,而且指向你。大家現在應該做的,是應該培養保護自己的能力,面對槍口、刀口的時候,使自己脫離險境的能力。而管制槍枝是絕對達不到這個目標的。

前些時候到現在網路上超熱門的討論,不外乎是「美國牛肉及含瘦肉精肉品的進口」和「Lativ移除產地標示」這兩件事情。

在大選過後,政府又在評估是否開放美國牛肉及含瘦肉精肉品進入台灣市場,在選前被擱置的議題又逐漸回鍋升溫。而Lativ則聲明因台灣成衣生產環境不好,工廠業務會移到國外,並不再標示所生產衣物為台灣製造。

肉類進口

對於肉類進口,多數網友抱持不以為然的態度,認為上述肉類應該100%禁止;台灣本土肉品業者也是100%反對,畢竟會影響生意;環保團體也100%反對,理由不清楚;甚至連吃素的媽媽也100%反對,因為美國政府很邪惡,而且肉品加工內幕重重,美國肉品完全不能信任。

這些人因為自己的利益、價值,甚至只是隨風起舞,或「為了維護大眾健康」等理由而反對,但是同時也把「自己是否吃那些肉品的決定權」(即自由)交給別人(政府)來決定,甚至導致別人無法便宜地在台灣享用美國牛肉,剝奪了他們的自由。

嘴巴,是長在自己的身上。任何食物要進到肚子裡,一定先經過嘴巴,而能掌控嘴巴的人,當然只有自己。是否要吃東西、要吃什麼東西等問題,有99.999%的時候都是由自己決定,因此對於吃下去的東西,應該要100%的負責。吃壞肚子,是自己的責任。

遇到過期牛奶、蛇料理,甚至其他食物時,每個人應該都會判斷該不該或要不要吃下去;不過遇到外國肉品,可能不安全或含有添加物,就完全不知如何決定了!而且還要依賴別人(政府)來決定,這中間的邏輯我完全搞不懂。

或許,生的肉類並沒有辦法立即知道是否能不能吃,不過查資料、找案例、做功課來決定肉品是否安全的人,不是環保團體,不是政府,不是別人,還是自己,因為自己要對自己吃下去的東西負最大的責任。

全面開放各個國家的各種肉類進口並不是壞事,因為吃什麼決定權在自己,是自由的表現。對肉類不信任的媽媽可以全面拒吃肉類;有錢人可以不用到美國就享用的到高級紐約牛排;比較沒有錢的人可以吃到便宜的漢堡排。在完全開放的情況下,不只是肉商得利,所有消費者都有享受到。

你的價值

對於「想吃牛肉,但不想吃美國牛肉」的人,更應該在吃牛肉之前,搞清楚碗中牛肉的來源地。在超市,肉品有產地標示,加上超市的商譽,辨別來源應該沒問題。對於外面的牛肉麵,或傳統市場的肉品,更應該詢問、打聽其肉品的來源,而且對於產地不明的肉類,拒買且拒吃。

廠商也不可能永遠隱藏或欺騙其牛肉來源。一旦產品賣不出去,東西堆滿倉庫,對上游廠商的欠款付不出來時,就一定會像消費者屈服,用盡一切辦法證明肉品的產地。

理論上這類事情一定會發生,甚至有些店家在事情沒有發酵以前,就先聲明牛肉產地。但是一直以來,拒買拒吃的效果好像一直不明顯,甚至沒有相關的新聞。我懷疑根本很少人對於盤中牛肉的來源有興趣,在享用便宜、來路不明的牛肉的同時,又要政府禁止美國牛肉的進口。立場何在?

如果有很多人意志堅定,「不吃美牛」為基本的價值,美國牛肉即使能進口也不一定賣得出去。他們根本不會擔心美國牛肉會導致自己生病,或者是美國牛肉有沒有進口等事情。問題是,你口口聲聲說美國牛肉不好,但你有沒有嚴格執行「不吃美牛」這個基本價值?如果有,那你何必擔心?如果沒有,你哪有立場批評美國牛肉?

Lativ

網友們對於Lativ的作法也是不以為然,認為只是利用台灣招牌,用完即丟;明明有40個月年終,成衣經營不善是騙人,甚至還指控Lativ抄襲等等。

信守承諾、堅守價值是每個人都應該做的事,Lativ也不應違背數年前廣告中所述說得價值,這一點100%他們有錯。

但是環境也時刻都在變,台灣成衣製造業的環境已經不理想,這篇文章說明得很清楚。Lativ有可能堅持台灣製造,之後虧損累累然後破產嗎?我認為各位應該對Lativ有所諒解,放棄承諾換取明日的發展,對於Lativ可能是損失比較小的選擇。當然大家還是可以罵他們,甚至拒買,Lativ應該有心裡準備。

你的價值

你有貪便宜的經驗嗎?「原本只用A牌的東西,看到B牌在大特價,為了省錢而改用B牌」這種事天天都在發生,只是把你換成廠商Lativ,好像事情就不一樣了?!

如果「堅持使用台灣貨」是你的價值,你有完全執行嗎?或許在有年終20個月的今年,可以貫徹這個價值;但是在無薪假很多的明年,還有可能執行這個價值嗎?如果不能,你和Lativ並無差別。但是向現實低頭並不是什麼羞愧、見不得人的事情,問題是你在之前有沒有大肆宣揚你的價值,如果有而因此誠信破產,別人也救不了你。

價值與自由

如果每人都可以貫徹自己的價值,有很多法律的禁令根本毫無意義,例如上述的肉品進口、開車速限、毒品、武器使用等。如果堅持不吸食毒品,海洛因再便宜你也不會買;如果你堅持安全的開車,那在安全的情況下,沒有理由不開到100 km/h。

自由就是擁有選擇的權利,至於要選擇什麼則是由心中的價值來決定,這都是非常自然的事情。不過遇到肉品進口、開車速限、毒品、武器使用等,很多人就願意把選擇的權利(自由)拱手讓給政府,由別人來做決定;而政府也常常以「保護」為理由,剝走我們各式各樣的選擇。

這樣繼續下去,很有可能連一個選擇的權利(自由)都沒有,生活中所有事物都是別人決定。你想要那樣的生活嗎?你想要回到白色恐怖時代嗎?

延伸閱讀

● 姜小魚,〈關於開放美牛,一個媽媽的感想!
● 千羽宗次郎,〈淺談瘦肉精
● 金山豆,〈美國牛肉的迷思 – 謠言與事實 Q&A〉(泛科學探索實驗空間
● 蘭登,〈瘦肉精常識
● 楓糖地瓜,〈一個成衣養大的孩子,從lativ事件看成衣工業

今天(2012年1月18日),為了抗議兩個正在美國國會審查中的法案SOPAPIPA,英文版的維基百科關閉網站24小時。

美國網路審查.png

SOPA全名Stop Online Piracy Act,或稱禁止網路盜版法案PIPA全名PROTECT IP Act,或稱保護知識產權法案。兩者都是在2011年底提出,有關保護數位智慧財產權,以及打擊非法數位內容散播網站的法案。法案的目的看起來十分正常且合理,不過內容及實施方法會造成網路審查、侵害言論自由等嫌疑。

例如,SOPA可以讓美國司法部長:

● 透過法院禁令要求網路服務供應商、網路廣告商、線上付費服務商,暫停和侵權網站的交易
● 禁止搜尋引擎或其他網頁顯示這些侵權網站的連結

對版權擁有者:

● 可書面要求網路服務供應商終止侵權網站的服務
● 可以像法院申請禁令,強制網路服務供應商終止侵權網站的服務

對網路服務供應商:

● 鼓勵自動終止侵權網站的服務,若如此可享有司法豁免權
● 如果沒有終止侵權網站的服務,要付連帶責任

關於PIPA,可看下面的影片(英語說明):

兩法案的影響

首先,這兩個法案可能會造成全面的網際網路審查。美國政府為了打擊非法網站,勢必會對所有伺服器在美國的網站進行監控,看這些網站是否有連結連到非法網站。不要以為政府只會好心地只管連結,監控時一定會順便看一下內容,若看到對政府不利的內容,可能會藉由侵權的名義下令關閉這些網站。這些事情政府已經在做,不過這兩個法案會讓政府更加明目張膽。

另外,一些靠使用者提供內容的網站,如youtube、推特、噗浪、臉書、維基百科等,必須要無時無刻監控所有的內容和連結,一旦出現必須儘快刪除。這樣造成網站經營成本提高,而且當使用者的活動越來越少,這些網站勢必關門。

對於個人而言,發布任何侵權的軟體、音樂、影片等會面臨五年的牢獄之災,例如在影片中使用的背景音樂,或是個人翻唱流行音樂的影片,都有可能會被告進而坐牢。

美國的法律通常有指標性,如果美國通過這兩個法案,其他國家勢必會跟進,全球性的網路審查就會發生。

另外,就像上面影片所說的,這兩個法案無法根絕數位內容的傳播,對於侵權網站只要輸入IP位址一樣可以瀏覽。結果有可能目標沒有達成,反而讓政府變本加厲的剷除異己而不會違法。


台灣有非常多的網站伺服器位於美國,這兩個法案會對這些網站造成絕對的影響,再加上搜尋引擎和社交網站的多重限制,在台灣使用網路可能與在中國使用網路沒有差別。

台灣人常常只關心在新聞中出現的言論自由的議題,殊不知政府虎視眈眈想要剝奪更多自由以獲得更多權力,這兩個法案就是例子。現在兩法案還在種子階段,如果等到它們發芽,就後悔也來不及了。

如果有人強迫你不准吃蘋果,你可能會對他吼叫;

如果有人強迫你不准看海賊王,你可能還是會上網看最新的連載和動畫;

如果有人強迫你的小孩不准看海賊王,你會怎麼想?

言論自由.jpg

這張照片來自由時報,我是看到獨孤木的文章才發現的。圖中員警(?)摀人嘴巴的行為,深刻的表現出政府嚴重的濫權。而且,即使人民每天罵這些政府官員和警察,他們不但不會丟飯碗,還可能得到嘉獎。即使是選舉,也無法保證政治人物落選。請問,自由到底要怎麼捍衛?

國民黨自從創黨以來,一直就是暴力黨。不管在台灣或者是在中國,他一直希望能夠高壓統治人民,讓每個人都順從黨的意見,就如他的兄弟共產黨一樣,而且到今天完全沒變,我也完全不寄望他能有人和改變。民進黨作為一個能夠與國民黨抗衡的政黨,我到目前實在是看不出他在捍衛自由這方面有任何作為,甚至還出現下面這條新聞:

海綿寶寶 航海王 學齡前禁看

為了鼓勵電視台製播優質兒少節目,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準備在明年兒童節,端出「兒童通訊傳播權益白皮書」,兒童節目將進一步分成「學齡前」、「六到十五歲」、「十五到十八歲」三等級,為避免部分卡通節目抽菸、髒話等動作汙染兒童心靈,上述卡通情節,將禁止在「學齡前」節目播放。

立委黃偉哲表示,目前最受兒童歡迎的卡通,包括海綿寶寶、航海王等,內容不乏爭議性,舉例來說,海綿寶寶常出現罵人對白,航海王裡面則有抽菸畫面。

黃偉哲認為,航海王抽菸畫面最早以馬賽克處理,經民眾抗議後,改成以「加註警語」方式播出,但學齡前兒童根本看不懂警語,「兒童若長期收看,可能會把抽菸是為理所當然,甚至覺得抽菸很酷」,他主張參考美國作法,訂定七歲以下不得收看的標準。

來源:中國時報網站

第一,黃偉哲認為,所有的小孩都是白痴且不具判斷力,只要看到吸菸畫面就會忍不住吸菸;第二,黃偉哲認為,所有的家長也都是白痴,完全不會注意小孩看什麼動畫,間接說明他認為家長完全不會管小孩。因此,黃偉哲這個聖人就跳出來幫大家解套,訂定法律禁止小孩看海賊王。

任何頭腦清楚的人,都知道吸菸和看動畫都是自己的選擇,與他人無關。小孩想吸菸,就應該告訴他吸菸許多害處,讓他能自己分析得失,在做決定。小孩想看動畫,家長應該負起責任監督自己的小孩,看到任何不好的動畫應該就要禁止,完全不必等政府的法令。

回到我開頭問的問題:「如果有人強迫你的小孩不准看海賊王,你會怎麼想?」,我想有很多家長看到上則新聞後會拍手叫好,殊不知這是政府對人民的歧視,也不知權利被剝奪的嚴重性。這和言論自由比起來並沒有比較不重要,不過大家只關心言論自由,那其他的自由呢?

民進黨的立委黃偉哲竟然會支持這種限縮自由的法案,這樣看來,民進黨步上國民黨的後塵也不會是在意料之外。

剛剛在「推薦台北市市長候選人蘇貞昌使用的政見」看到一些人期望蘇貞昌能夠解決一些事情,蘇貞昌會不會做不知道,不過看到這些人期望政府的心態……就覺得這些人根本沒有看清楚問題的本質啊!

居住環境方面

「希望能大大的提高網路速度,雖然這應該是總統該做的事…不過台灣人已經忍受龜速昂貴品質差網路太久了,市長就請您拿出魄力,讓我們網路可以更快,品質更高,價格各便宜」

網路速度會慢基本上都是NCC管制造成的,NCC以執照限制業者進入網路市場,一張執照貴死人,中小企業根本無法負擔。所以全台灣的網路業者也就那幾家,沒有競爭價格不會低,品質不會好。只有台北市長蘇貞昌廢掉NCC,上述政見才有可能會實現!

「騎樓淨空還給行人"走"的權益 郝市長任內推行騎樓平整方案 這是不錯的想法 不過 郝市長他只做了一半 地面是平了…可是 商家及機車占用的狀況還是非常嚴重 走起來還是一樣痛苦 原約有3米寬之空間 被機車停放後 只剩2人錯身之寬度 如騎樓空間淨空 還給行人 行人對"走"之意願相對提高許多 對市容與健康都有正面幫助 在建築設計的思考上 騎樓是因應台灣氣候環境 提供行人避雨遮陽之空間!! 在法規上 它是屬於公共空間 是屬於行人的 將騎樓還給行人 讓行人走的順暢無障礙」

騎樓怎麼會室公共空間呢?騎樓只不過是一樓空間縮減而已,仍然是在私人土地上,因此樓主愛怎麼樣就怎麼樣,是樓主的自由。不過竟然有人支持政府管制私人土地,下次如果管到你家最好也不要怨天尤人喔。

教育方面

「台北的媽媽真的好辛苦,趕著塞車上班、趕著下班接小朋友。許多媽媽最近都會討論:你們家有抽中嗎?台北市人口雖占全台總人口數的一成,2009年出生的新生兒僅有1萬9千多名,為全台倒數,顯示北市居民的下一代人口正在快速流失。除了因為小孩帶來的龐大經濟負擔之外,許多媽媽普遍對整體托育環境缺乏信心、工作場所不提供附設育兒機構、可信賴的保母難尋等,諸多不友善的育兒條件讓有志夫妻怯步。建議蘇市長以當阿公的角色,疼惜女兒及孫子的心情,以社區為單位,針對就業父母提供安全的、平價、高品質、容易取得的公共托育服務。」

試問,政府到底有哪一項服務是「安全、平價、高品質、容易取得」的?而且,正是因為政府以執照限制才導致服務不足,現在還要央求政府施捨?好奇怪的心態。

「建議給予在家自己帶小孩的父母補助 (六歲前) — 以鼓勵年輕人生小孩」

請問台北市民有義務拿錢來養你的小孩嗎?

治安方面

「警察,護鈔車保全是否有可能配電擊槍等配備,可以降低人民受傷率,執法過當比率就會比較低,警察比較敢進一步壓制壞人」

電擊槍有比較安全嗎?不久之前才發生溫哥華機場警察電死波蘭移民事件……

「建議落實取締 “違法聘僱外籍勞工從事家庭幫傭". 社會普遍認為申請外勞從事家庭幫傭是種合理的行為,但我們的政府在嚴格的限制外籍勞工幫傭的同時,卻助長了非法外勞及仲介的蓬勃發展。因為政府立法嚴格,但卻在執法時軟弱,使得真正需要低廉外勞的家庭得不到幫助,而經濟狀況富裕的家庭卻能利用漏洞取得廉價勞工。對於違法申請及違法聘雇外籍勞工的雇主,勞工局只能宣導,卻沒有執法的公權魄力。事實上有許多非法的外籍人士在黑暗的角落蠶食鯨吞台灣本地的工作機會。倘若政府只會立法而不會執法,保護勞工只不過淪為紙上談兵罷了。」

這位網友的言論嚴重自相矛盾,因為限制勞力的輸入,才造成非法外勞和仲介蓬勃發展。因為是因果關係,要解決非法外勞問題的話,唯一的辦法就是取消外勞限制!

 

延伸閱讀:電信業者吸血貪婪?明明是蠢廢政府亂管!來自於天空,約定的成邦

由於最近政府嚴重缺錢,政府最近又賦予高級的交通警察一項新的權力。

抓超速 警察可目測開罰

新危險駕駛法剛剛上路,駕駛人應該要注意,警察開超速罰單不一定用測速槍,受過訓練的警察目視就可以開單。

溫哥華民眾霍瓦特(Miljenko Horvat)上週在Point Grey Road開車上路時,遭一名警員攔下指他超速,要給他一張罰單。

霍瓦特很好奇想要知道自己車速到底有多快,要求警員出示證明。警員對他說,為什麼不願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呢?後來霍瓦特才弄清楚這名警員也不肯定他的速度有多快,最後警員說自己接受過目視速度評估的訓練。

霍瓦特說,棒球場上有專業人員能夠目視測試,但警方以眼睛測速倒是第一次聽說。

然而,溫哥華警局證實經目視測速訓練的警員,證詞可以獲得卑詩法院採信。

溫市警方的荷頓(Lindsay Houghton)說:「這些受過專業訓練警員的專家證詞,會受到法庭的採信。」

卑詩公民權協會(BCCLA),表示這基本上僅是猜測估計,賦與警察太多的裁量權。該會主席伊比(David Eby)表示:「還是使用工具的準確性比較高。」

他說:「警員沒帶測速槍出勤,就像木工沒帶鐵鎚一樣,沒有道理。」況且,警員沒帶測速槍的情況下,就會涉及人為失誤和偏見的因素。

來源:世界日報

在路上開車一定要非常小心,遇到警察也應該趕快逃之夭夭,最好不要有任何接觸,否則只要一經過就有可能吃一張罰單!

不管開車的時速是20 km/h,還是40、60、80、100,高等的警察說有超速就有超速,一切依他們目測的眼睛為準!

吾等賤民也不用打行政訴訟了,因為高等警察講出來的話全部都會是實話,連法院也會相信他們的胡說八道!把錢準備好就好了!


延伸閱讀:害怕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