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雜想

當了將近15年的學生,體驗過台灣和加拿大的教育之後,我發現現代教育有太多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現代的教育源自於一百多年前(大學是五、六百年前),而且自從那時有少有改變,現代資訊網路發達,讓百年前的教育模式不合時宜。經過長時間的觀察和思考後,我有以下的改革方案。

「教育」可以分為兩階段:學習評量學習是指吸收知識的過程,而評量是測驗目前擁有的知識。我認為現代的教育問題,在於學習的方式過度僵化,只能在政府認可的學校進行學習;而且評量的方式太少,往往是「一試定成敗」。以下會分別討論這兩方面的改革。

評量的改革

先前說過評量的方式太少,那解決的辦法就是增加評量的方式和次數。先不管方式,光是讓評量的次數增加就有很多問題,如果評量是每週一次,光是租借場地和聘請監考官就相當花錢,每次考試的命題還要不同但是程度相當等等。這比一年兩度的國中基本學歷測驗還要複雜數百倍,看似不可能實現。實際上有一些民間的評量已經幾乎做到這樣了,例如評量個人英語能力的托福

托福大概是全世界最成功的民間英語能力評量之一,而且幾乎全世界通用,有許多值得借鏡的地方。首先,它的評量次數非常頻繁,通常一星期會有一次或更多;而且地點多元,一城市內通常有數十個考試地點可以選擇;而且可以考無限多次,成績不好的話可以考到滿意為止;考試內容則聽說讀寫都有,各有各的評量和分數,可以完整瞭解一個人的英語能力。

我認為大家特別重視的國文、英文、數學、自然、社會等五科的評量可以比照托福模式辦理(甚至把英文的評量交給托福)。台灣的學校多,考場的方面絕對沒問題;監考官可以請學校老師兼任;用週末的時間舉行考試;筆試或電腦測驗都可以。民間的補習班也可以是場所之一,托福有許多考場就是在補習班內,由補習班協辦。

這樣的話可以解決不少台灣現有的教育問題。首先,學生可以紓解壓力,因為考試的時間變得很分散,而不是全部在14、15歲的某兩天舉行。每個學生的學習時間也可以多元化,而非所有的教材都在三年內學完。重點是烤砸了還有第二次、第三次機會。

另外,這種模式的評量必須要全國都承認才有意義。

學習的改革

評量的改革會帶動學習的改革。如果台灣的評量採用上述的托福模式,將會改變大多數學生的學習方式。

首先,現在政府認可的教育制度將會完全瓦解。到高中職為止,每位學生要花12年的時間學習,而且每科目學習時間固定、沒有彈性;每人必須學習政府最重視的國文、英文、數學、自然、社會五科,再加上大家不是很重視的其他課目,不管喜不喜歡;一週五天必須花至少七、八小時學習而不能做其他事情;而且學費高,每人每年的學習費用將近或超過15萬元。

要特別注意,每人每年的學費不是去銀行繳的兩、三千元註冊費,而是約15萬元。現在的教育完全由政府一手包辦,土地、校舍維護,所有教師職員的薪資和退休金等都由政府支付,依照台北市教育統計表格99,2010-2011學年每學生經費約為15萬。雖然說課程每年大概有40週,一週五天,每天約8小時,攤起來每小時費用可能不高(不到100元),可是如果15萬全部由學生家長支付,有多少人付的起每個月1.25萬的學費?

表格99
↑ 節錄自台北市教育統計表格99

比起每年花15萬,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更便宜、更適合每個學生的學習方式。

現有學校可以政府自辦作為社會福利,或由民間機構接手,經費來源可以小額募款、企業贊助或其他。

一對多的教學模式會由民間補習班取代,在市場競爭下,絕對可以花更少錢而獲得更多知識。

一對一的家庭教師也會成為選擇,這部份在樂器學習的方面已經非常成功。

自修是成本最低的學習方式,花費只有書籍費和測驗費,非常適合對某科目非常有興趣的學生。他們可以在非常短的時間內,以最低成本獲得最多知識。有時候連書籍費都不用,從網路就可以獲得非常多的知識。

改革之後的現象

首先,學生會根據自己的興趣,很早就確定自己的方向,會花很多時間學習自己喜愛的科目,不浪費時間在沒興趣的科目上。也因此學習時間會變短(少於12年),學生可以及早學習專業知識並及早就業,及早經濟獨立。

再來就是威權不再。教師這個職業不是鐵飯碗,必須教學能力高才能吸引學生,因此平均師資將會提高。禮儀、品行、道德等東西回歸家庭,這些東西本來就應該由父母來教導。當教育不再由政府控制石,洗腦就不會出現,孫中山是國父等概念會被遺忘,對社會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多元的學習方式讓家庭經濟不再拮据,經費能更有效被利用,平均而言人民會變得更富裕。同時也不會有「懲罰單身」、「別人出錢讓我學習」等不公平的情況發生。

結語

我認為,學習和評量的多元化,能根本地改善現代教育所產生的弊病。不過本篇文章只是提出對未來教育的願景,實際上實施會有非常多難題要解決。這是我個人的願望,不過要付出多少代價才能實現?對政府和教師等既得利益者而言,他們將失去權力和鐵飯碗。家長們不能再把教育丟給政府處理,必須時刻關心孩子的學習狀況,對他們而言可能是更多的麻煩。

歡迎留言提出任何疑問或建議,本文會依據這些建議進行更新。


延伸閱讀:

● 蘭登,〈教育,和被浪費的青春
● 蘭登,〈對自由的恐懼
● 蘭登,〈台灣教育的困境

之前的〈對自由的恐懼〉一文以教育為例子,探討了產業自由化的優勢。雖然引來了相當多的迴響,不過大部分的讀者還是相當反對自由化,迴響中看的出他們的憂慮,也相當程度的顯示台灣家長們的心態,而這些心態有許多就是造成台灣教育出問題的原因。

各位家長們在面對教育的困境時,都非常熱心地想要解決問題,不過在提出來的方案中,我常常只看到「強迫」兩個字,而這兩個字絕對不是現代解決問題的方法。

雖然之前的留言我都儘量回覆過了,不過在這裡我在統一回答一次。以下藍字的部分是引用之前大家的回應。

教育VS價格

「教育價格,或一般認知的學雜費。可說是,這一【產業?】的入門門檻,每個家庭經濟狀況不同,又無法選擇富爸富媽;所以,政府有義務干涉其自由度,抑制價格,讓接受教育普遍化。」
「大大認為目前學費狠便宜?要不要查一下學貸人數?要不要統計一下,半工半讀人數?」
「12年國教,那很抱歉,在台灣貧富差距正以無比的速度擴大,城鄉差距也在執政者的偏差下加劇,有很多的家庭在你所謂的自由化教育下,是無法提供自己的子女獲得應得的基礎教育。」

在前篇已經強調過多次,在自由的環境下,教育(=知識的交易)也可以非常便宜。如果目前教育的價格高,必然會有許多人認為「當老師很好賺」而出來當老師,但是在眾多老師的競爭之下,為了吸引學生,教育的費用勢必會下降。

注意,這是在自由的環境下才會發生,現在台灣的教育當中有很多領域沒有自由化,因此看不出以上現象。因此上面的第二個回應根本不能算反駁,因為自由化根本還沒發生。請不要把現在和未來搞混了。

再舉一個我自己的例子:

小學國中時期,我有去一間私人教室學習書法,費用每小時100元台幣。老師的書法非常厲害,所有的字體都會寫,也培養過無數學生得過很多獎。他也從不逼我們學某一種字體,而是建議並給我們選擇。幾乎所有學生都是自願練習的,大家都很認真,努力想要得獎。

以上難道不是各位心目中的學習狀況嗎?自由化的環境就是可以做到這樣。事實上,音樂、體育、其他才藝等領域上都已經如此,那文學、數學、地理等知識當然也可以。

教育VS多元性

「教育不可取代。」「而教育對於現代人是一種必要的需求」
「請問目前台灣上市櫃老闆、從業人員,正規教育跟自學者,孰多?」
「現在的社會有多少法拉第,或你新加進來的多少王永慶???」
「你要不要告訴我社會上有多少個「法拉第」???所以他因為自身這樣的經歷所以他主張自學即可???」

教育(=知識的交易)和其他種類的交易一樣,有多種來源,自學當然也是其中一種。上面的回應要比較自學和學校的教育效果,目前根本不可能,因為現在政府基本上禁止自學。

自學的心態是非常棒的,因為是發自內心想要學習,所以會非常積極。像我非常喜歡數學,在國中時期都是先把高年級的數學讀完了;雖然沒有讀台灣的高中,但是也把高一高二的數學自修完了。這種感覺非常棒。

自學的費用比去學校低廉許多,對於弱勢的學生而言是個好選擇。問題是現在政府禁止,又沒有測試所學知識的方法(證照),不過把這些改善之後,學生學習會更加積極吧。

教育VS競爭力

「接受教育不代表一定是成功指標,但是一種機會,一種成功機率較高的機會!」
「有好的體系,好的教育,才能讓每個公民都能容易成功。而不是在有太高的門檻下,讓人為了成功,得幾乎付出一切,結果,成功者只有少數人。」
「教育又涉及社會階層的流動性,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不是天龍人至少還可以藉由讀書往上爬。」

 有更多知識的人當然會更有競爭力,但是別忘記要取得知識當然也要付出一些東西來交換,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在自由的情況下,學習的費用降低,自然就沒有門檻太高的問題。

教育VS弱勢

「弱勢家庭小孩,有幸不用煩惱「錢從哪裡來?」;放學後,要幫忙作家事,整理攤位叫賣補貨,再隨父母拖著疲累身軀回家的,比比皆是。」
「好的教育希望能照顧到每一個人,尤其是最需要被照顧的人。」
「讓他們所需要付出的,只要是時間就好,而不需要還為金錢煩惱,甚至在學習上不用不斷碰壁。」

現在每個人對於弱勢都有同情之心(假定人性本善),但是現在救助弱勢的辦法卻是:強迫每人繳錢給政府,再由政府來拿錢給他們。除了違反個人意願之外, 「政府來拿錢給他們」這一個動作有沒有落實我們也不清楚,更何況政客貪污的新聞常常聽到,根本無法知道我們的愛心有沒有送到弱勢的手上。

對於弱勢而言,除了自學和便宜的學習管道之外,還有一個辦法:先工作賺錢,在學習,或同時進行。這樣的好處很多,除了能先進入社會,學習社會的知識之外;同時能夠賺取金錢,以支付未來的學費;還能學習工作上別人學不到的知識,讓自己有經驗。基本上是一舉數得。

不過現在大多數人認為童工非常邪惡,而且小孩子的本分就是讀書,不用做其他事情。其實小孩子也可以做很多事情,而且只要父母有注意,基本上不會有剝削的問題。而且有很多小孩在很小的時候就下定決心要賺錢,但是政府禁止不上學的政策讓他們無法達到心願,甚至把他們的路都堵死,才會有「放學後,要幫忙作家事,整理攤位叫賣補貨,再隨父母拖著疲累身軀回家」的情況。

教育VS政府的責任

「政府必須讓人民安心,感覺有受到照顧」
「政府在做的只是最基礎的盡量讓人民的立足點能夠平等,」
「你看到的是所謂「對自由的恐懼」,別人看的是政治家想要政府承擔的責任,」
「教育在台灣有憲法位階的權利義利雙重性質」
「涉及公平、正義,政府就該給每個國民相等的機會。」

世界上的大多數人都認為政府是完美的,而且是必要的存在,因為他們提供便宜的教育、醫療等給所有人民。同時,政客貪污、政府無效率、政府隨便弄政策(如北北基聯測、攻打伊拉克等)等事情幾乎每天都聽的到,不管是A黨執政還是B黨都一樣。結果人民還是心甘情願繳錢給政府政客,這種心態我實在搞不懂。

再仔細深入一點,也不難發現政府政客的行為基本上都只為自己,而且政府做任何事都不用負責任,例如江國慶被政府殺死,結果那些行刑的人一點事也沒有,還拿納稅人的錢是賠償家屬。還有某些政客行為不檢點,例如被人爆出去薇閣做事情,結果說性產業不應該自由化等。

如過目的是「讓每個想學習知識的學生都能學習」的話,教育市場自由化絕對做得到,前面已經述說很多自由化會發生的情況。

教育VS12年國教

「12年國教中的9-12年是「非強制性」義務教育,非強制性你懂嗎???」

明明名稱是「國教」,怎麼可能沒有強制性?如果9-12年的教育不是強制性,那為什麼稱為「國教」?

關於12年國教,建議看位於王立第二戰研所的〈關於12年國教的一點想法〉一文。

教育VS普及性

「基本上,在台灣沒有到處都有品質良好的教育,在台灣因為嚴重的城鄉差距,在很多地方有基本的學校念就已經萬幸了!!」

全世界的所有資源都是稀少的,這是所有經濟學克本第一張第一節就會談到現象。知識和其他資源一樣也是稀少的,例如在台灣英語、日語以外的外語老師就很少。因此要把所有資源讓所有人都享受的到市極端困難的,但是產業自由化可以稍微改善這個現象,例如全台灣在每個市場幾乎都買的到香蕉。

因此,要讓所有地方都有教育資源,應該學香蕉一樣讓其自由化。

教育VS特權階級

這一點是黑雨的格主最最最關心的問題,已經有好幾篇文章討論這個現象,但好像都沒有真正有效的辦法。

現在有很多人會去找市議員或立法委員解決他們的問題,即使他們的職責並不是幫人民解決問題。也常常聽到某些案子有難關,結果政客講幾句話案子馬上就過關了的故事。這幾個例子應該很明顯了。

會有特權階級,原因就是政府。政客因為握有權力,常常利用權力去關說甚至威嚇,讓自己享有特權。而有些有錢人,因為常常和政客打交道,就順便同流合污,用政客讓自己享特權。結果特權階級就這樣產生了。

這應該是很容易理解的事情,不過多數人民卻視而不見,甚至要政府解決特權階級的問題,邏輯上根本不通。既然「有政府→有特權」,那解決方法當然就是「沒特權→沒政府」,簡單的邏輯應用而已。

參見:〈教育,與被浪費的青春〉,以前的文章,是當學生當那麼久之後的感想。

相較於幾個世紀以前的人們,21世紀的我們在許多方面享有自由,包括言論、遷徙等自由。多數人擁抱並支持自由,在這些顯而易見的自由被剝奪時會抗議、反制。然而,同樣的人在於某些方面則認為自由被剝奪是應該的,並支持政府更加緊縮、剝奪該方面的自由,例如教育和醫療的市場。

同樣是自由,為什麼想法會差那麼多?

先說明一下:自由,就是擁有選擇的權利。其他必要條件還有「對自己的選擇完全負責」和「不能侵害別人的自由」等。市場,則是自由的象徵,你有權選擇購買或賣出任何商品,對交易的結果完全負責,而交易本身也不會侵害到別人。

以教育產業為例,仍由許多人反對讓教育產業市場化、自由化,請看以下範例:(內容來自黑雨的〈菁英的反叛(2):美國之夢與蔡英文十年政綱教育篇〉中的留言)

『在完全自由的教育國度中,它的負擔不是一般家庭所能負擔的,會造成有資源的人一樣可以獲得良好的教育,沒資源的人永遠在社會的底層。』

「教育」不應作為「商品」在市場上販賣。』

『「教育產業自由化」就好像把孩子全部放到大競技場中廝殺,父母有錢營養好的就會活下來,其它孩子則會死在無助之中。這根本不是國家教育制度,沒有討論的必要。』

以上的言論完全表現出現在民眾對自由的恐懼,進而巴不得有別人(如政府)來控制以致於以上現象不會發生。不過教育產業的自由化真的會造成這種水深火熱的情況嗎?這種情況在其他已經相當自由的產業中好像沒有出現,以下以相當自由的香蕉產業來說明。

香蕉,以致於任何農產品產業,在全世界都已經相當自由化了,雖然在農民生產的過程中可能有政府的手在操縱。在香蕉的市場,有以下情形:

一、我們可以很自由地在任何地方購買香蕉,7-11、菜市場、超市、果菜市場都有,雖然產品差不多,品質、價錢、來源都不盡相同。

二、我們有拒絕買香蕉的權利,並改吃其他水果。

三、如果有人販賣毒香蕉,事件爆發之後,該人所賣的香蕉以致於所有產品都不受大家信任,東西賣不出去的結果會導致該人退出香蕉市場。

四、因為市場供需的結果,導致有些時候每斤香蕉的價格只有3元。

以上都是自由市場會發生的現象,難道把「香蕉」換成「教育產業」結果就會不同嗎?把上面藍字回應中「教育產業」換成「香蕉」,會發現這些敘述多麼可笑。

『在完全自由的香蕉國度中,香蕉的負擔不是一般家庭所能負擔的,會造成有資源的人一樣可以獲得良好的香蕉,沒資源的人永遠在社會的底層。』

「香蕉」不應作為「商品」在市場上販賣。』

『「香蕉產業自由化」就好像把消費者全部放到大競技場中廝殺,父母有錢營養好的就會活下來,其它消費者則會死在無助之中。這根本不是國家香蕉制度,沒有討論的必要。』

我要強調的是,香蕉既然在自由市場中可以一斤3元,那教育在自由市場當然也可以;而且教育品質在自由市場會大大的提升,就像台灣的香蕉在全世界是屬一屬二的。香蕉能,沒有道理教育產業,以至於其他不自由的產業,不能產生這些現象。

如果你不恐懼香蕉產業的自由化,那你也不應該恐懼教育產業的自由化!

在批判某某產業不應自由化之前,先想想香蕉吧!

最近一直看到洪蘭的新聞,先是嚴厲批判台大醫學生上課吃東西睡覺,後來又感嘆學生「讀書讀太少」,不知為何當醫生。

這位管家婆教授除了沒有檢討自己和老師的意思之外,她也從來沒有分析過為何學生上課會吃東西睡覺,只會嚴厲要求學生遵守紀律。

然而遵守紀律(以禮治國、嚴厲管制)正式古代儒家思想的精髓,看來這位中國學者為了重建昔日教師威權不遺餘力。

 

但是學生為什麼會上課睡覺吃東西?原因除了課程太無聊之外,最大的原因是沒興趣

 

從小學開始我們每個人就都被「請」去學校讀書,說什麼是權力也是義務(到底義務在哪裡就不知道了)。

我不否認被逼去上小學有什麼不好,因為大家學的是最最最基本的東西,也就是聽說讀寫、基本算術、一些科學和社會。

不過國中以後的教材就都已經算是「不需要」而且過難的東西,學生在小學發現自己不拿手的科目之後還是得繼續讀。

每每考試完就忘,那學習那些東西到底要做什麼?

 

我認為,在小學讀完基本教材之後,就可以去讀「專科學校」,努力學習自己喜愛的科目,不必學討厭的東西;當然學生可以自由選修其他科目,培養對其他事物的興趣。

這樣可以不必浪費時間背誦無聊的詩詞、鑽研超難的莎士比亞,或拼老命算數學、物理的題目,可以學習真正自己想學的,也和未來職業有關的技能。

學生則可以縮短修業時間,不用花10年才讀完中學和大學,並且可以提早就業,早日邁向獨立。

專業人才,如醫生、護士、廚師、律師、歌手、畫家、舞蹈家、運動員等等可以從12歲就開始培養,到20歲就可以成為頂尖人才,大放異彩。

對學生的好處就是不必煩惱那些自己不拿手的科目,也不必擔心總成機會被那些科目拉下來。

又因此可以不用去補習班,恢復正常學生的生活型態。(補習班絕對反對這樣的教育。)

在12歲不知道讀什麼的學生可以去讀綜合學校,接觸各種不同的課程之後在決定專業。

 

以上只是不可能實現的天方夜譚,但如果這麼做絕對可以節省教育資源,因為學生花太多資源去學自己討厭的科目。

以往「為考試而學習」的動機將消失,學校的學習絕對會變得輕鬆愉快,學生會利用自己的青春努力學習,不會上課睡覺吃東西,老師也會因此努力教學生。

對整個社會來說都有莫大的效益。

代價將是補習班和書商的沒落,以及特權階級權力受損,但我想整體價值會高過這些代價。